浙大称不会因为出口难题解除职务不再聘用老师
分类:学位教育

明天开学啦,今天同学们都回来了吧。春节、元宵节、情人节都过得好吧?跟父母家人都团团圆圆了吧,打工的哥哥回家过年了吧,乡里的白条都给咱还了吧,国外的姐姐电话拜年了吧,老舅三叔都给了压岁钱了吧?毕业论文也构思完了吧?那从明天开始,咱们就上弦了吧。这两天准备课程,并且有几个文化聚会,例如今天去北京电视台谈博客现象,听说点击率猛增,我也没来得及细看。明天要起个大早去为学生选课,所以今晚就不多写了,也不答复留言了。转贴一篇有意思的文字,供语文爱好者学习。希望大家努力提高语文水平,看明白了全文再踊跃发言。做人第一要尊重别人的时间,第二要尊重别人的全文,不要以为民主就是红卫兵批斗老师也。诸如”电话就是用来打的“、”老师就是给学生打工的“一类至理名言,我并不看成是人格问题,只是看成语文问题。语文水平提高了,看明白了人家的话,许多误解就都避免了,那时再加上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精神,一个馒头的血案就不会再发生啦!祝大家新学期快乐!自由是一种气场谢志浩发表于2006-2-615:40:002004年7月初,笔者从北京大学访学归来,一种淡淡的哀愁袭上心头,茶饭不香。我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另外一种气场,在这种气场中,自由的呼吸,几乎是不可能的。其实,根据我的观察,北京大学从1989年以后,在原来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后来的北大校长吴树青的治理整顿之下,在中共中央实行的从1989级北大学生开始进行军事训练的政策之下,在有关部门连续三年的打击之下,北京大学“成功”地进行了一种历史性的转型。曾几何时,北京大学的学生,英姿勃发,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但是,当我2003年9月3号来到未名湖畔,做一年访问学者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北京大学的学生已经不复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北大学生。那种英姿勃发的北大气场,已经在新时代的学生脸上追寻不到了,满脸的冷漠、木然。有两个小故事,非常有趣,都是我所亲身经历者。我们都知道,北京大学是比较自由的,特别是各种讲座、演讲,真是多如牛毛。这些讲座一般都在晚上举行。其中有一个名叫什么小平者,好像是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的,此公对美国的民主自由,非常之向往,在讲座中,有时做赞美诗、有诗朗诵什么的,反正挺动感情的。在自由提问阶段,许多学生对这位先生极尽赞美之能事。这些,原本都是正常的。其中,有位同学站起来说:“好像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世界各地养了许多枪手,你不会就是这样一种枪手吧?”讲座的先生,回答得也非常得体。但是,惹恼了一些北大学生,他们觉得这位同学怎么会这样提问题呢?我瞅准机会,站起来,也向这位先生请教。因为,在整个讲座过程中,这位先生不承认中国有社会科学方面的成就。我当场就说:“我觉得,社会学的郑也夫先生、法学的邓正来、梁治平、贺卫方其实都是挺不错的。”北京大学的同学一下子受不了了,不许你攻击给我们讲座的先生。我心里想,这都是什么毛病?我听的讲座,说起来,真不少。但是,我这个人,有点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来一趟不容易,既然来了,总想向这些出活的先生请教。有时候,还真能闻一两个出活的问题。北大的学生还有点意思,哪怕你问问题,问得尖锐,讲座结束之后,会向你问好。我觉得北大还是有点自由的风气。但是接下来,好玩的一幕便上演了。一位同学,上来就紧紧地握住我的双手:“先生,您的问题太精彩了,太精彩了。敢问先生贵姓?”“免贵谢志浩”“你是博士?”“非也”“您是硕士?”“非也”,紧握着的手松开了,面容尴尬,消失在滚滚红尘中。这就是现在北京大学非常的可爱之处。另外一次,是在离开北京大学之后,参加陈平原先生主持的“教育:知识生产与文学传播”的学术讨论会。台湾大学音乐研究所的沈冬教授,报告“音乐双城记:台湾与上海”,讲述台湾被日本占领期间的音乐传播的故事。在报告中,沈冬教授常用台湾和中国来表示。引起坐在台下的一位北大女生的不满。在自由提问阶段,这位北大女生站起来:请问沈教授,您为什么不用台湾和大陆来表示?沈教授解释:那个时候,“大陆这个词是有特指的,他指的不是现在的大陆,而是当时的日本。”这位女生似有所悟。北京大学的课堂上,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真是有一些自由的气息,但是,由于信息员制度的实施,许多坚持独立的人格和自由思想的老师,不得不离开未名湖,比如袁红兵先生、王天成先生。袁先生不得不离开北大来到贵州大学,而迎接王天成先生的,是几年的牢狱之灾。周叶中的弟子抄袭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位王天成先生。剩下的能够在北京大学讲课的先生,比方说孔庆东先生,在讲选修课的时候,直截了当指出:有些同学很不容易,我也知道,你把我的情况汇报给上面,上面会给你好处,比如说入党啊,提干啊,分配啊。你也是迫不得已啊。但是,北京大学毕竟是北京大学,还是残存了一点自由的气场,就是这位孔庆东先生,因为讲得太好了,别看长得非常有趣,但是成为北大女生崇拜的老师,被选为海淀区人大代表。在北京大学以外的社区,自由的气场,可以说非常稀薄,我所在的石家庄市,像我这样一种人,真是货真价实的“少数民族”,少数民族,还可以得到一点照顾,而我这样的少数民族,得到的“关照”,是非常丰厚的。在中国,还有一种任务,每一所大学成为一个自由的社区。但是,在石家庄,首先是增加一点自由的气场。(2006年2月6日,农历正月初九)

北大称不会因为言语问题解聘老师
回应孔庆东拒绝记者采访连爆粗口事件

因在拒绝记者采访时连爆粗口,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备受舆论关注。随后,北大学生在网上发起了该不该解聘孔庆东的讨论。11月7日下午,北京大学中文系著名教授孔庆东在其新浪微博上爆粗口,以三个排比句拒绝《南方人物周刊》记者的采访,引起舆论一片哗然。11月11日,新华社发表评论,敦促北大解聘孔庆东。随后北大的BBS上开始有学生发帖,呼吁北大惩戒孔庆东。16日上午,记者与最早爆出该消息的《羊城晚报》记者林圳取得联系。对方表示,最早发帖的并非中文系学生,而是外系一名博士生,其已被不少“挺孔派”进行人肉搜索,所以不愿再面对媒体。但他同时表示,该帖的原意是呼吁北大对孔庆东进行惩处而非“辞退”。帖子发出后,上百名学生进行了跟帖,分成“挺孔”和“倒孔”两派。截至16日上午,“挺孔派”已经占了上风,不少学生表示,不应因为校园外的一句话而将其开除。“孔庆东的很多言论我都不认同,但兼容并包、倾听多种声音本来就是北大的传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大学生说。但也有同学提出,“兼容并包”并不代表应该兼容“辱骂和人身攻击”。校方回应不会因言语问题解聘16日上午,北大人事部劳资办公室主任王宇表示,关于教师的解聘,北大有一套专门的标准和程序,需要逐级上报批准。“目前我们还没有接到任何关于要求解聘孔庆东老师的申请和举报。即使有人向学校反映,我们也会做出专门调查,不会偏听一方的说法。”王宇称。他同时表示,北大解聘老师会非常慎重,以前也没有出现过因为言语问题而解聘老师的情况,现在也不会这样做。更多阅读北大学生要求解聘孔庆东 过半网友不同意北大学生发起辞退孔庆东活动 “倒孔派”占上风北大教授孔庆东微博粗口拒绝记者采访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发布于学位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浙大称不会因为出口难题解除职务不再聘用老师

上一篇:东博书院,民主的代价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