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博书院,民主的代价
分类:学位教育

师兄:很对不起,我刚才骂了你的学生。一个自称你的研究生的女学生昨晚电话向我请教武侠小说问题,说是写论文用。我对那个问题不大了解,约她今晚七八点钟再打给我。今天上午我特意看书,准备了一下那个问题。晚上我有个聚会,她不到7点就打电话问我,我说等我回家你再问好不好?她追问几点,我说你9点钟再打给我。我聚会完匆忙赶回家,要办许多事情。而那位同学从8点半开始连续打了四次电话,我都没有接。她的电话是6418××××。又打了两次我的手机,最后8点57分,她又打来电话,我十分生气,拿起电话训斥她不懂礼貌,不守时间,她居然口气强硬地说她的表已经9点了,语气好像我欠她的。我气愤地放下了电话。过了一会,她又打电话来辩解说,她的表确实是那样的,可能快了几分钟。话里的意思似乎说我的表可能慢了几分钟。我指出不对,你从8点半开始打来5次电话了。她随口撒谎,说“不会吧,我没有啊。”我说要不要给你看我的“来电显示”记录?你这不是道歉,而是辩解,客观上是要显得我错怪你了,似乎我没有肚量。我就是没有肚量,从来不会巴结学生,从来不认为学生都是好东西。我斥责她:一个中文系的研究生怎么如此不懂做人?你连《送东阳马生序》都没读过吗?不懂得怎么请教问题?老师生来是欠你们的为你们打工的吗?为了自己的一个小问题,随便拿别人的时间不当时间。自己错了,却如此强词夺理,半点真诚也没有。我说得很生气,而那学生十分镇定,一副玩世不恭的口吻,用朗诵课文的声音说:“我很真诚啊,真的太不对了……您怎么这样啊?我真的没法说……我就是很真诚的……”我说你这不是检讨,而是对我的声讨,一句具体的自我批评都没有,很像一个成熟的记者在骗人,不像学生。请你不要跟我联系了。师兄,很对不起,我当时非常生气。我可以喜欢笨学生、淘气学生甚至反动学生,但一向不能原谅人品不好的学生,也可能对现在北大清华的学生尤其失望的情绪混杂在里边了。我这两年接触了一些你们清华的研究生,感觉非常坏,自私自利得出乎我的意料,比本科生精明势利外加流氓无赖得多了。90年代的教育现在终于结出了硕果,你说教给他们学问有什么用?咱们的老师多不愿意带研究生了,我看咱们也快了吧。不过放下电话,想到这是你的学生,我不禁感到有些对不起你。而且我本来是很乐意跟她探讨那个问题的,准备答复她的材料现在还摆在电话旁。我在“疾恶如仇”方面可能火暴脾气不亚于老兄你,而且也不打算修炼好了。我自己的学生如果迟到,我都是严肃批评的,要求他们做人要从尊重他人的时间开始。可能我的要求超出了现在学生的“人格底线”啦。请兄多多见谅。小弟这厢赔罪了。顺祝元宵节愉快!庆东敬上

博客真是好东西。因为可以躲在私秘的处所匿名攻击、任意诬蔑、纵情辱骂,所以给某些心理不太平衡的男女提供了自我疗治和排毒的舒适空间。我那天去田歌的“荧屏连着你和我”节目谈博客时,就明确指出,不要封杀博客的这一功能,让那些辛苦的劳动者在虚拟的空间里发泄了人性中不好的一面,有利于他们在实际生活中认真工作,做个真正的好人。只要不给当事人带来实际的损害,辱骂就辱骂呗,谁让你们所谓的“名人”给人家带来那么大的心理创伤呢?不骂你,怎解人家心头之恨呢?这是民主建设必须付出的代价啊。昨天开了一整天重要会议,所以在骂我者看来,属于“装得很忙,没时间看博客”。遇到一位师兄,问我那个学生是谁。我说不管是谁,过去就算了。师兄说你怎么因为一个学生的无礼就否定全体清华研究生啊?我说没有的事啊,我只是说近来接触的几个清华研究生感觉也很差,并没有说北大人大北师大就都是好学生啊。其实凭我的体会,最坏的学生还是在北大,因为一来北大管理不如清华,二来北大思想混杂,三来有条件博览群书,使坏人如虎添翼啊。师兄说,你也不说清楚是哪个师兄,搞得人人自危。我一想是啊,我的亲师兄干师兄叔伯师兄一大堆,还有本来是我师弟后来尊让他为师兄的。除了当官发财出国的,在高校的也屈指不能数。不过这样也好,有利于保护那个学生的身份了。我的一个师妹说,去你的博客看看吧,你是不是有什么仇人啊,开始很多人拥护你,今天很多人骂你呢。我说哪有什么仇人,都是正人君子,看见我这样的没有学问没有胸怀的人居然活得不如他们郁闷,人家就见义勇为呗。一个师姐问,那学生的留言是真的吗?我说不像,对话和情节都编得不像,通了两次电话,还用问答“我是孔庆东”吗?还有什么“粗鲁的叫骂”,我骂学生是经常的,但你问问所有我教过的中学生大学生研究生旁听生,我可曾骂过一句粗鲁的话。我连王朔小说里那种调侃的话都没有对学生说过。那情节基本是瞎编的。我当时声音最高的一句是:“中文系的研究生,怎么这么没礼貌!你没读过《送东阳马生序》吗?”说完我心里就觉得自己颇迂腐,哪有这样批评学生还带开列书目的?同时电话那边镇定的语音中就传出了一丝窃笑。有些好心的朋友觉得那学生是“撒娇”,说撒娇也是认错的一种方式,但当时不是那样的。没当过老师的人,可能不知道现在的一些学生对老师是多么的利用加无礼。大学还好点,中学老师简直是一肚子苦水啊,媒体都不敢报道。很多学生嘴上不说,但心里认为,老师就是给他们打工的。当然也有不好的老师,以实际利益来构建师生关系,这个媒体报道很多。我的那位师兄并没有事前打招呼,那学生自报家门,我是秉承做师弟的礼数答应的,并没有辅导她的“义务”。有些朋友认为“当老师的给学生回答问题,天经地义”,这是不是太霸道啦?那位研究生同学肯定不会思想觉悟这么低的。不过大概民主就要付出这样的代价吧,咱们都去向爱因斯坦请教相对论,派一万个学生不断打他家电话,敲他家玻璃,他只要生气那就是人格破产了,多好玩啊。还有时间问题,我说七八点钟打来电话,是我白天要抽时间准备一下。这已经占用了我的时间了。我下午4点钟出去参加一个会谈,有什么错误么?难道我必须一直在家里等电话?那些讲宽容的朋友,为啥对当老师的这么不宽容啊?提前给我打了电话,这是她第一次做事不妥,我也没有责怪她。表快了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经常发生的事。第二次约定9点打电话,是为了保证准时沟通,说的是死数。那么我虽然早早到家,必然在那段时间里读其他书、写其他文章。这有什么错?难道我是有闲功夫跑到别人博客上撒野而不接其电话?从8点33分开始连打5次座机、两次手机,这是不是“相当地”不妥了?支持这样做的朋友,你们自己就是这样给别人打电话的吗?最后一次我接了,是8点57分。假如按照那位匿名者说的,她的表是9点7分,那么她的表不过快了10分钟,第一次打电话时,即使她的表,也仍然是8点43分啊。错了就错了,本来解释一句就可以的,但“过而不改,是为过也。”尤其不该文过饰非,强词夺理。这跟老师不老师无关,就是同学之间,同事之间,也不应如此。说老师不该对学生发火,否则就是没修养没品德,这真是天外奇闻啊。这学生至少是二十几岁的成年人了,不是中学生,先侵犯了别人,别人为什么不能抗议?鲁迅说有些人是损着别人的牙眼,然后大叫要宽容,否则就是心胸狭隘。这道理那学生肯定是知道的,所以她尽管觉得委屈,觉得我对她凶了,但是并不会再来火上浇油。无奈很多看客是过分“仗义”啦。其实我当晚就不生气了,我给师兄发了“已卖儿”,是尽师弟的礼数,也不需要师兄的答复的。师兄也没有答复我,小事一桩。我当研究生时,导师也曾让其师弟指导过我。我这人迂腐,教我一日,便终生执弟子之礼。即使后来学术观点不同,也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的。我把信发到博客上,隐去了师兄和学生的真身和电话,只是想借此讨论一下电话礼仪,当然也想看看每天伏在我博客上的几个小顽主是否又借机出来兴风作浪。果然这封道歉信是个好包子,那几位特别热爱我的经常变换姓名的过客闲人迅速抓住战机蹿出来,替我大增点击率。一时间阴风怒号,浊浪排空,大有踏平新浪,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整得像真的似的。过客们哥几个好不兴奋,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以为这博客就要被他们整崩溃啦,忘了我在前一周的《生命在于静止吗?》一文中,已经描绘过了他们的尊容。他们以为我第一没有时间,第二爱惜羽毛,只好任他们在这里“主持正义”。不知道我从来不会被什么“教授”、“名人”之类的套子给吓住。我是跟鲁迅一样“心胸狭隘”的,见狗杀狗,见猪杀猪,虽然都是匿名的无物之阵,暗箭如雨,但我仍然举起了投枪。不过我比不了鲁迅,我并不把哥几个看作敌人,而是看作游戏的玩家,没有对手的时候,谢谢你们陪我找到点乐趣。你们不敢公布真身,这很好,更便于给我喂招。有什么凶狠毒辣的招法,都可以不顾人格地一一使将出来,我得到锻炼,群众得到欣赏。其中那位“骨干过客”,我真的很赏识你,你是个明白人,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心里都清楚,北京话说——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读书也不少,就是成心来灭人取乐的。人说东,你非说西,其实你未必就认同西的。你以前跟越战等人的辩论开始搞得挺好看的,后来就乱了枪法。有时候气氛温馨,你也说几句很得人心的话,只是气儿总不大顺。不过,你在王选刚刚去世的时候,贴上那样的诬蔑王选人格的文字,我以为是玩过了,大违厚道,有点丧失理智了。我相信你跟我、跟王选,都没有什么具体仇怨,就是担心人民群众受骗,有一种揭发阶级敌人的英雄冲动。但欲速则不达啊,你应该再沉着冷静点,让阶级敌人充分暴露,不要打草惊蛇,要相信人民群众的最终判断啊。一个人,事事标新立异跟人作对,企图以“恨”来引起别人注意,这不算本事。当然你还是有一定本事的,狠得下心,又勤奋,心眼儿也不少,应该用这本事,去做点奉献的事儿,让很多人感谢你,这才算英雄,这才没有辜负自己的才华啊。不过我又想,你长期坚持在我的博客上练功的精神,是很可贵的。不然都是赞扬我的声音,还有各打五十大板的声音,也未免乏味了些。所以我又矛盾地希望,你的功夫再强些,把整个博客界——先从新浪开始,都整得更加热闹。那时,你体内的阴毒就不会时时发作,可以健康快乐地练成一种正派功夫啦。这次道歉信,引起了网上网下这么多朋友的关注,东博书院的点击数大增,本人实在惭愧。评论多达十几页,我承认没有仔细看完,说的不当之处,还请大家真诚批评或者是不真诚地辱骂。我给博客的命名就是“博采众长的客厅”么,在这里撒点野,我真的不在乎。我给博客的比喻是“文化农贸市场”,要那么干净干什么?马车驴车小汽车,百舸争流,多热闹啊。说点正事儿,谁有电话礼仪方面的材料,可以发点学习学习。另外,我们北大已经开学了,我可能隔几天才能来博客一次。没有答复的留言或者答复得不好之处,请朋友们谅解。我跟新浪网提出:你们不要那么抠门,等我的点击数达到百万的时候,你们出钱,在天安门广场搞一个东博书院大会餐,行不行啊?每人一碗刀削面就成。新浪网还没给我答复,咱们一起给他们的客服打电话,打爆了换新的再打,就像《红灯记》里唱的:“祖祖孙孙打下去,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战场!”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发布于学位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东博书院,民主的代价

上一篇:孙犁散文集,生命在于静止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