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买火柴的小女孩
分类:学位教育

杀手守则第一条:绝对服从命令。
  杀手守则第二条:当你对命令产生质疑时,请参照第一条。
  ······
  可是黑衣人的刀始终挥不下去,望着小女孩清澈的眼神,他心软了。
  此刻,他再也管不了杀手守则,抱起小女孩,消失在无边的黑夜之中。
  淅淅沥沥的雨忽然变得大了,可是空中血腥的味道却丝毫没有减弱。
  雨水不断的冲刷着血水。
  狭窄的小巷里,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的尸体,无一不是缺胳膊少腿,好生恐怖。
  后来,听说衙门出动所有的捕快清洗了三天三夜,小巷里依然有股浓浓的腥味。
  而且,夜间每当从这里走过,总觉得被一双阴森的眼睛注视着,让人寒毛倒竖。
  从此,他隐姓埋名,一心一意抚养小女孩长大成人。
  变得是,他不再嗜血,不再杀人。
  不变的是,小女孩的眼神依旧清澈。
  他以为,生活就会这样持续下去。
  然而,违背了杀手守则的杀手。
  下场只有一个。
  ······
  又在那个小巷。
  仿佛命中注定,一切从这里开始,一切又要从这里结束。
  无数的黑衣人从黑暗中涌现。
  “从来,没有杀手违背过杀手守则”声音从小巷的尽头传来,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
  “放她走。”他把她护在身前。“不关她的事。”
  “这不是你能决定的。”小巷尽头慢慢走出了一个高大的男子,露出一丝久违的微笑。
  周围的黑衣人也渐渐的走了过来,成了合围之势。
  “你······”他的声音还没完全发出,面孔突然变得扭曲。
  一滴。
  两滴。
  三滴。
  ······
  一把尖刀从背部插入,贯穿而过。
  刀尖上的鲜血越流越快。
  “哈哈,哈哈,哈······”她慢慢的退向了一边,发疯般的大笑起来。
  “我终于报仇了,我终于,报······仇······了。”她双手举向天空,奋力地嘶吼着。“你们想在我前面杀了他,怎么可能。”
  “哈哈,哈哈,哈······”
  高个男子扶着他,脸有愧色,痛苦之极。
  “不,不怪你,师傅曾经说,杀手一旦心软,就离死不远。”他气息衰弱,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可我,还活了这么久,够了。”
  “只是······”他把目光转向了她。
  她的眼神不再清澈,变得阴森,像杀手的眼神。
  “我还是没能完成救赎。”他的头终于还是垂了下去。
  杀手守则第三条:一旦放弃执行命令,你就必须选择救赎。      

不,不要。我要那东西干吗!我最讨厌火光!把那东西拿远一点!黑衣人大声叫嚷着跳开。

哧!火柴燃起来了。她把一只手覆在上面。这是多么的暖和呀!小女孩觉得自己就像坐在金色的火炉旁一样!

这他妈的鬼天气,冷得大街上连一个人也没有。我他妈的该找谁问问才好,这到底是不是见鬼的司丁顿大街!小女孩已经冻僵了。唉!哪怕一点火花对她都是极有用处的。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那些五颜六色的火柴。

上帝?噢,不要提那个家伙!他总是让我在这种天寒地冻的鬼天气里工作,简直就是

是谁告诉你这些的是奶奶。奶奶告诉我,有钱的人家就是用火柴把火炉点起来取暖的,没有火柴火炉就点不着,很多人就会冻死。你的奶奶?她还活着吗?

小姑娘,你听好了,我就是大名鼎鼎的、能主宰人间生死的死神!哈哈,怎么样?吓一跳吧!死神得意的笑起来。

他蹲下来,摸摸小女孩的脸,微笑着说:我帮你去见奶奶,好不好?小女孩一听,高兴得蹦了起来:好啊,好啊。死神从小女孩手中抽出一把火柴,对小女孩说:你把这些火柴全部划着,然后盯着那火苗,就会回到奶奶身边。小女孩拿起火柴,慢慢的,很小心的在墙壁上划亮。

黑衣男子依然急匆匆的走着。

是,是的。小女孩有些胆怯。她看了看黑衣人,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火柴,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先生,您要火柴吗?听到这话时,黑衣人正要走开。

可是奶奶说上帝是最好的人,他帮助善良的人和穷人,让他们免于寒冷和饥饿

死神轻轻抱起小女孩,心想:要是天堂里的那些家伙都像她一样,人间就好多了。

这个吗,唔嗯,你叫什么名字?玛丽亚,玛丽亚·拉格鲁亚,先生。玛丽亚·拉格鲁亚!死神有些吃惊的叫道。

那些混蛋圣徒们全部都是懒蛋,一群废物,一群小人!他们做不好任何一件事,最终却要假冒好人,把所有错误推到我这样的人身上

小女孩的眼睛暗淡了下去。

对不起,先生。我以为您很冷,想烤烤手。烤手?用火柴烤手?不,不必了,谢谢!你是白痴吗?火柴怎么能用来烤手?它太微不足道了。可是,先生,人们难道不是用火柴点燃火炉来烤手的吗?为什么火柴就不能烤手呢?什么?黑衣人摇了摇头。嘿,你太罗嗦了,小姑娘。

不,她已经死了,到上帝那儿去了。小女孩低下头,但她很快又抬起头,用愉快的语气问道:先生,您认识上帝吗?

放屁,这些都是放屁。那家伙难道让你免于寒冷、免于饥饿了吗?他根本就是个伪君子,是个小人,只想着自己被万民敬仰!他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让我把人们的灵魂收走,让人们死去。这就是你所说的免于寒冷和饥饿吧!黑衣人一脸嘲弄的神气。

突然间,火柴熄灭了,她发现面前站着一个黑衣人。

那么,您是上帝的使者?上帝的使者?哈哈,小姑娘,我才不是什么狗屁上帝的使者。

我不敢回去。今天我一盒火柴也没有卖掉,爸爸一定会打我的。

卖火柴呀,谁买火柴?小女孩的声音还是不时的传来,美丽而苍白。没办法,她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一点东西了。她的小脸也冻得通红,金黄色的秀美的头发散乱的搭在肩上,在寒风中陪着它的主人一起瑟瑟的发抖。她的双脚赤裸着,那洁白的雪毫不留情的把它们陷在里面。小女孩不得不倚着一堵墙坐下来,她已经站不住了。

长街的另一头,一个黑衣男子正匆匆走着。

是的,先生。难道竟是死神望着那一双清澈的眼睛,心里竟有些发抖。

她活着的时候,从不让爸爸碰我一下。她还给我买糖果、讲故事。她知道好多好多故事唉,我是多么想念她呀。小女孩说完,沉默了,眼睛里透出一股淡淡的忧伤。

小女孩倒在他怀里。嘴角带着微笑。

您能主宰人间生死?小女孩好奇的问。当然了,这就是我的工作。那您能让我见到奶奶了小女孩的眼中闪出异彩。

以前妈妈还活着的时候,爸爸就老打我。两个星期前,妈妈死了,爸爸的脾气更坏了,三天两头的打我,还不给我饭吃。死神想起不久前那个女人的灵魂,在升上天时一直不停的叫着:我的女儿!我可怜的玛丽亚!那么你的奶奶呢?她对你好吗?死神急忙岔开话题。

奶奶小女孩又兴奋起来,奶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

在哪儿?在哪儿?哈,在这儿,找到了。司丁顿大街尽头,玛丽亚·拉格鲁亚。好吧,现在该确认一下,这条街到底是不是司丁顿大街。黑衣人喃喃着。

如果我抽一根出来划着,爸爸知道了会怎样呢?如果他知道我已经冻僵了的话,应该会原谅我吧?她这样想着,迟迟不敢抽出一支火柴来。最终,她抽出了一根。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越来越冷了。小女孩蜷缩在墙角里。是该回家的时候了。可是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火柴,一盒也没有卖掉。想起父亲那凶狠的脸,小女孩愈发不想回家了。何况,这次她还把妈妈留下的唯一的拖鞋弄丢了。

小姑娘,这里是司丁顿大街吗?黑衣人粗声粗气的问道。

亮光中,奶奶真的出现了,她是那么温暖,那么和蔼。

奶奶!小女孩叫了起来,请带我走吧!我再也不想离开你了!死神默默的看着。最后他念起咒语。

卖火柴呀,谁买火柴?冰冷洁白的长街尽头,传来这样一个声音,一个颤抖的、甜美的声音。

你为什么不回家?ィ?rdquo;死神尴尬的笑了笑,改变了话题。

死神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

倒霉呀,今天真是!有这么多活要干,偏偏又是除夕,到处都灯火辉煌!这讨厌的令人眩晕的灯光,还有这假充圣洁的白雪,这些都是多么让人讨厌啊!可我偏偏要在这样一个日子里工作!黑衣男子边走边想着。

爸爸一定会狠狠的揍我一顿,说不定会把我打死。小女孩想到。

真见鬼,这天气,突然下什么雪!这种鬼天气里不知又有多少生命会终结这条路怎么这么长?走了这么久还是看不见尽头?该不会是地址搞错了想到这儿,他停下来,从怀里掏出一本黑皮手册,仔细翻阅起来。

黑衣人有些不耐烦了。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发布于学位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是买火柴的小女孩

上一篇:南海在夜里咀嚼亡魂,沙场金蕊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活动滋味
    活动滋味
    不知怎么搞的,近日金晓蓉的肉体进一步差,此番,她又向部里递交了请假报告,时间是半个月。郑南土和金晓蓉的涉嫌平昔是很好的,那天晚上,黄三木
  • 大义末路何茫然,滔滔江汉
    大义末路何茫然,滔滔江汉
    郢都已经成了一团乱麻。秦军恰恰在这个节骨眼上杀来,完全打乱了鲁仲连与春申君的谋划——屈原将出未出,昭雎将除未除,楚怀王将醒未醒,朝野惶惶
  • 第十六章,第十三章
    第十六章,第十三章
    在最初,蒋纯祖并不理解自己底目的和动机;他模糊地觉得一切发展得过于迅速,他模糊地觉得悔恨。经过了长久的内心斗争,他就又重新把自己撕碎了。
  • 财主底儿女们
    财主底儿女们
    蒋纯祖到农村,到那些木桥场来已经一年。这里离加纳阿克拉两百里,离王定和底纱厂所在的地点七十里,是鼎鼎大名的产米区,正是说,是世上主们底王
  • 土改工作小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土改工作小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管家婆四不像图资料,街上静静的,巷口上坐了多少个女子,叽叽喳喳在讲话,看见文采同志走过来,就都停住了,三个眼睛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