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的时代猎人
分类:学位教育

三子大骇,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有如此一个可怕的敌入潜籍于一旁,伺机而动,但刀已回收,事起突化想避也避之不及,在别人的眼中,那是淡着一缕轻烟的幻影,在三子的眼中和感觉中却是那股清晰、那般真实,因为他仍在刀意之中未曾退回,他的员觉依然是他的刀,但他却知道自己绝对无法避开对方的一击,而且他的直觉告诉他,对方无论在功力上抑或是身法上,都在他之上。 围观的入,几乎没有人可以知道这道幻影的庐山真面目,知道这人存在的能够清楚捕捉到这神秘人身形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举杯的蔡风! 蔡凤不仅看清了神秘人物的身形和面貌,更发现那不起眼的角落处行出了一个打扮得无比野性,但又充满了异域风情的美人,高挑的身材几乎与蔡风不相上下浑身更似乎散发出一种火劲,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仿佛要燃烧一般。 蔡风也不例外,但他却没有闲情去细观,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出手! 蔡凤绝不轻估任何敌人,他也绝不会轻估三子,但他知道三子与这神秘人物相比仍要差一两等,更且此刻又是在毫无防备之下的偷袭。 蔡凤并不是反对人偷袭,这是一种生存之道,本无可厚非的,可是他却讨厌乘人之危之人,何况对付的是他最好的兄弟。 亮光闪过,三子收刀护胸,但在他的左手却出现了一柄剑一柄疾若电掣的剑! 三子本不想用剑也不想将这最后一手给抖出来但形式所追,他不得不出剑,因为若不出剑,那只会有一种结果死亡! 三子练武就是由剑而始,在剑上的造诣,远远超过刀,只是后来失去了记忆,刀道才在随着无相神功的攀升而愈来愈强,不可否认,剑道也有着极大的提升,只是在后来得到蔡伤倾心的指点后,他才真的步入了刀的世界,可在剑的造诣上绝不会比刀道相差很多,更且黄海所用的是左手剑,与刀相配合,更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 “啪!”一声脆响,三子横刀挡住对方要命的一掌,一股狂野无伦的力造几故使他五脏移位。 三子若砖块般被抛了出去,但那神秘入要命的第二掌却无法拍下,除非他想与三子来个两败俱伤。 就算他第二掌可以要三子的性命,但三子的剑也会在最后一刹那刺入他的胸膛,这是绝对不用置疑的,是以那神秘人不得不放弃那一掌的打算虽然他放弃了那一掌的打算,却没有放过三子的意思,是以他依然踏着如梦似幻的步法,如影随形地逼向三子。 有时候。事情并不是总能如人所愿。更不是想如何便能bPM的。 那神秘人想要三子的命,但也有人想要他的命。 那是一只酒杯,和一杯化成颗颗冰粒的酒水。 酒杯日上有疾风掠过,那声音极有乐感,但却是一种刺耳至极的声音,就像是以尖刀在心上划过一般,让人浑身汗毛直竖。 如此怪异的尖啸自然引人注意,但众人见到的却只是那交织成天罗地网的冰珠,要命得像是支支劲箭,但却闪烁着一片白茫茫的幻影,迷茫了众人的眼睛,也阻住了神秘入的攻扎神秘人物似乎吃了一惊,他好像也未曾想到在客钱之中竟隐藏着如此高手,但无论怎样,他必须解决眼前的攻击。这绝不容忽视的攻击! 啪——”酒杯被削成两半而落,冰珠却袭在那神秘人的披风之上,一阵“噗噗——”的暗响,若击在被手按住的鼓上,但无论如何,神秘人还是暂停了对三子的攻击。 神秘入自被风中抖出脑袋,迎来的却是一阵呼啸的刀风,浓烈无比的杀机让严冬的寒风都凝结成了刀锋,肃杀之气让所有的围观者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哈鲁日赞这才明白,刚才三子与他交手的确是未曾动用手招。 这一刀,就是三子发出的,那神秘入的偷袭,的确深深激怒了三子,使他此刻变得比狮虎更勇更猛更野也激起了强烈无比的杀机。 神秘人一惊,没想到三子会如此快速、如此利落,更似乎对刚才的那一击毫不在意,只凭这份承受能力,这份刀劲,就足以让人心寒,但让神秘入心寒的却并不是三子的刀,也不是三子的虬虽然三子的刀凶后无比,而相配合的左手剑又诡秘难测,相辅相威,的确难缠得紧,但却有一件比这刀剑合并更让人心寒的东西。 那是一只毛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连指甲都晶莹剔透。 这只手,是蔡凤的。也是刚才扔出酒机演出水酒的手。 看见革风从何处出现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凌能丽,一个是元定芳,因为蔡风刚才仍在她们的身边,而再次出现的时候,却已经处于虚空之中,即刀芒与掌影的交汇之处。 三子退。不攻而退,这一刀,也许会让那神秘人有些狼狈,可那又怎样?他仍无法胜过对方,想要对方的命,他无法办到,但这并不是他身退的原因,致使他后退的只是一只手,仍是蔡凤的手! 只要蔡凤出手了,他就没有任何必要再出刀出剑了那是没有意文的事情,他绝对相信蔡凤的力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蔡凤出手。 三子的退,让那神秘入也有些惊愕他不明白为什么三子会突然返身,且说退就退、如果三子这一刀一剑不撤的话,配合着那只似乎充满魔力的手,他只怕唯有败亡一连,而在这节骨眼上,三子居然退了,真叫人不解。 但无论理解与否,自己仍得全力相抗这只手,没有任何入敢小觑和轻视这只手,神秘入更不敢! “轰!”一声似乎能惊天动地的巨爆。 蔡风犹若一片悠闲的云朵,悠然落地,一只手背负在身后,一只手惬意而轻松地低垂着,有种说不出的伏雅。 些微的风掀起长衫的下摆,成浪纹飘摇的长衫,像是生动无比的精灵,那傲然而微冷的眼神,配上充满野性的脸型,加上那不可一世微微挑起的嘴角,构成了一种独特无可比拟而又让人震撼的奇异魁力鬓角的黑发顺耳而垂,使那种似乎犹存的天真、顽皮及玩世不恭的内涵,活灵活现地表现出屯所有的人都为之呆住了,蔡风似乎是突然从天而降。 那神秘人物猛地倒退几大步,才刹住脚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望着蔡凤。 众人终于可以一睹神秘人物的庐山真面目,不高的身材却穿着极为宽敞的长袍,绵袍之上更画有一只盘驻的大虎,细小的眼睛露出一线目光,紧紧地盯着革风。 “国师!”哈鲁日赞有些惊喜地叫了一声。但那神秘入并没有回答,因为蔡风的气势已经紧紧罩住了他,哪怕他有一点点松懈,就会遭到对方最为无情的攻击,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惰面可讲。 围观者绝对无法感受到神秘人的难处,因为他们所看到的完全是一片平和,连蔡风那傲然而自信的笑容,也显得十分自然,令人心生赏心悦目之感。 “喻是高车国的国师?”蔡凤淡淡地问道,他的意态极为轻闲,脚下不丁不八,似乎根本就未曾将眼前的人放在心上,抑或根本不像是两大高手在对垒,倒像拉拉家常。 高车国的国师是在漠外除柔然王阿那壤之外的第一高手,虽然传说国师的师父武功更高得无可思议,但那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一个被人当作神话的传说,可是眼前这位弱冠少年,竟可轻易将国师击退,这的确足够让所有高车国人惊骇莫名。 “他就是本国闻名模外的巴颜古国师!”哈鲁日赞出言道,他似乎为巴颜古的存在而感到自豪。 “哼,堂堂国师也不过如此而已,乘人不备,连中土下流人物都不如,难道这就是国师的风范吗?”蔡风有些不屑地望了巴颜古一眼,讥嘲道。 巴颜古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并不回话,蔡风虽然漫不经心地说话,可是却暗中生出了无尽的气机,紧紧锁住对万巴颜古有些无法理解,以蔡风这般年纪,如何能具备这样深厚无比的功力?更有着如此莫测高深的武学? 当然,世上让人无法明白的事情太多太多,自不能让每个人都弄清克三子还刀入辅神情极为淡漠地立在一套,他的目光却落在一角如火般的美女身上、当然并非垂涎对方的美色。 而是发现这个美得有些邪异的女子,其美日竟毫不瞬转地盯着蔡风,露出迷醉和倾倒之色。 他禁不住好笑,但并不奇怪,蔡风的确报招女人喜欢,自小三子就有这个感觉,只是他想不出这如火般艳丽的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哦不管你究竟是什么身份,总之你不该如此去偷袭他入,如果这是你番邦的规律的话。那我告诉你,这里是中原在中原,你就需要受到教训!”蔡风恼根巴颜古出手如此报辣,竟然一开始就想要三子的命。他自小就与长生三子一起游戏长大,三人犹如兄弟一样,长生的死,已经让他心中留下了无限的遗憾,是以,谁要是想手三子,就像是要杀蔡风自己一般,他自然大怒难平!巴颜古不适只是自袖中缓缓滑出两桶戒刀,而在此时,他整个人的气势也跟着疯长当腰杆挺直之时,竟让人觉得立于那里的不再是一个入,而是一座巍峨的高山。 哈鲁日赞忍不住感到惊讶与诧异,在漠外,能让巴颜古出刀的,只有两个儿一个是柔然王阿那壤,另一个就是他阿爸,可是这眼前的年轻人才出手一招,就使得巴颜古亮出戒刀。 这岂能不让人感到惊诧? 蔡风似乎并不感到惊异,而是露出了一丝微有些高深莫测的笑容,抑或是因为能找到一个值得他出手的对手而笑。 蔡风微微路出一步,这一场战斗是绝对不可避免的,不为别的,只为对方是一个对手,更不能让对方以为自己怕了他蔡凤只踏出这么一步,似乎改变了很多,包括蔡凤自己。 蔡风似乎不再真实,真实的是一柄刀,一柄自地面突起的刀,这是所有人对蔡风的感觉。 刀,就是蔡凤,抑或蔡风自己的确是一柄刀,一柄古朴、温和而又充满着无限生机的出士古刀。 谁也想象不到就只这么小小的一步竟会起到这么大的变化,更可怕的,却是蔡凤的刀意,那种深不可测的刀道境界。 蔡凤的刀与蔡伤的刀的确有些不同,蔡伤的刀充盈着千军万马的肃杀,更有一种源自心头的霸烈之气,而蔡风的刀却完全是另一种表现形式,生机的扩展若柔和的春风拂面让人感到舒J心静神,但却有着无可抗拒之感,那若燃烧般扩展的无限生机,使任何对手都有着同样软弱的心理。 呼吸的声音都那么清晰和粗重,寒风似乎在突然间停止了,亦或是所有入咖心神全被眼前这种神奇而诡秘的意境所吸s!,根本就感觉不到寒风的存在。 三子在暗自哺咕:这难道就是刀之神的境界?人即为刀之神,才能够身化为刀,凝成刀之形,抑或这才B本就已经达到了刀道的巅峰,无刀的境界? 巴颜古的额角出现了两颗汗珠,初到中土,就惹上了这般可怕的高手,他不知道是否该为自己能碰到这样的对手而高兴,抑或是悲哀。 两柄戒刀横脑而架,他必须这样,蔡风那可怕的气势似乎是无孔不入的风,使他的斗志一点一点地崩溃,所以他必颌横刀凝神。 寒风再次吹起,而且愈来愈烈,似乎是摸外的沙暴突然自这里刮起,凛冽、肃杀而且渐渐凝入了毁灭性的气息。 围观的人都在退,谁都知道,下一刻将会是怎样的一场风暴,他们绝不想自己也成为这场风暴中的牺牲品,因为场中静立着的两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蔡风依然是蔡凤,不是刀,因为他拥有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思想。刀,只是生命的一种表现形式,并非主宰,所以,蔡风依然是蔡风。 巴颜古出招了,是在沙暴变得最狂最野的时候,而他的两柄戒刀便拖着这形若沙暴的气轮,以毁灭性的姿态向车风撞去。 阿三的动作极快,快得连劲箭都似乎有些不凡这样一批追杀萧衍的人,若是没有真材实料,只会碍手碍脚,能够成为这队人马中的一员,都有着自己的过人之处。 战马悲嘶,自是无法与劲箭相抗衡,全都软倒在地,而众多的追击者都不约而同地滑至马腹而躲开了箭矢之危,但这一轮箭雨仍使五人受伤,战马尽数倒毙。 阿三的身形也像箭一样快,目标却是萧灵,擒贼先擒王,只要擒下了郡主,那么主动权就完全操纵在他的手中,那时候再对付抗月,就易如反掌。 阿三级会把握时机,他很清楚,对方要再上箭攻击绝对来不及,原因是这个距离并不是太远。 他,心中所打如意算盘的确很好,与他有相同想法的并不R他一人,而是五人,那个提醒阿三的老者也在其中。身形最快的就是他们两人“小心!”抗月忍不住惊呼出声,这两人的身手,的确很可怕,而他们身后的三人,也无一不是高手。 白光一闪,却是两桶飞刀,出自凌通之手,此刻的凌通乃是全副武装,全身无处不是能让人致命的利器。 飞刀快加闪电,而且发自一个几乎被人忽视的少年手中。 那老者无奈,只得挥刀去档,而阿三却不同,因为他手中有樟子,身形根本不退,飞刀很快就插入了樟子的身上,在这种时候,樟子竟成了他的一面盾牌。 “当!”那老者的身形大滞,凌通飞刀上的力道之六,让他有些吃惊和骇异。 老者身后的三人立刻超过了他,与阿三成夹角之势向荣灵与凌通攻虬萧灵并不惊,这种场面她并不是没有遇到过,与凌通一个多月的游及江湖,她的确学会了很多东西,也尝试到了许多连梦都不曾梦到的刺激,是以她也变得无比镇定,同时还有另一个原因,因为她知道,绝对有人会为她出手。 出手老是她身后的四人,在王府之中,这四人算是极为出类拔孝的,他们的动作绝对不慢,其功力更是不弱。 所有的家将都已出手,这一群追兵居然敢率先发起攻击,他们岂会留情?是以,他们纷纷扑上……轰轰一”几声暴响,四名家将与阿三等四人纷纷对了一掌,但那老者却自众人缝隙中挤了过来,五指箕张,以快捷无伦的手法向萧灵抓去,而另一只手挥到削向凌通,他要防止凌通出手援救、只不过,他太低估凌通了,抑或打一开始,他们就将凌通当成了一个娃娃。 这也是致命的弱点。 凌通冷笑出剑,剑若一道惊鸿,快捷无化地切向那老者。 萧灵根本就不慌,甚至有些怜悯地望着老者,以及他那双干瘦的表老者竟然被萧灵的目光看得,心头有些发毛,而就在这时,他感觉到手中的剑震动了一下,然后一阵凉意传到臂上。 陡然之间,老者感觉到自己似乎少了点什么然后就感觉到了痛,传自那握剑的采他的手臂齐肩而断,被凌通一剑削下。 凌通的剑实在太过锋利而他的功力也增长了许多无论是在剑道抑或是其他各方面的修为,都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提高,这老老太过小看凌通,就是招致败亡的根源。 萧灵似乎早就知道结果,她始终相信凌通有这个能力保护她就像凌通相信蔡风一样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凌通不介意杀人,特别是敌人,轻描淡写之中,他的剑就削下了老者的头颅,鲜血犹如泉注一般狂喷而出,洒得满地都晃鲜血不仅仅淋湿了敌人的身躯,也淋红了敌人的眼睛。 生死与,并不是真正的起始和结局,乱世之中见惯了生死早已不以为意。 活着人的终究会死,要死的人想活也活不了,生与死早已麻木了所有人的J心,只是血腥有些不同。 血腥与生死是两种完全不能混为一谈的意境,这些江湖之人,对生与死也许早已麻木,但对血腥却极为敏感,比之普通人甚至敏感百倍,是以,在血腥的冲击之下,场中的杀意狂升,浓浓的杀机似乎都快酝酿成将要暴开的风暴—— 幻剑书盟扫描,逸云OCR

五台老人的武学可以说与蔡伤所学极为退异,但同出烦难一门,可见武学之道的确是在于各人的造化,还要涉及其资质的高下。 凌能丽本身就是兰心慧质所学武功与三子又可以说是同出一宗,是以,自三子的一招一式中所领悟的极参、虽然凌能丽的功力也许比之三子更为深厚,抑或差不多。但三子修练无相神功已有十余年。身具三十多年的功力并不为奇,无相神功乃佛门至高无上的绝学修习起来自然比一般内功心法要快得多,其正大精纯之处越久越见功效,而三子所学的武功绝对比凌能丽精纯,两年与十多年的差别是绝对不用怀疑的。不过凌能丽与三子的武功相差并不是太远这使凌能丽对三子的一招一式更是心领神会,此刻若是由蔡风或革伤出手,那又不一样了,因为她与两入之间相差太远、而达到蔡伤那种境界,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的交手,未能达到那种境界的人很难理解和掌握其中的奥妙,就像凌通偷看万俟丑权与尔朱追命交手一般,他根本就无法找到万俟五权的那种感觉。虽然他知道那么信手一划,那么神乎之作有着无与伦比的威力可让他去做,他又根本无注找到其中的感觉,这是极为现实而又丝毫不能作伪的。 高车国众人全都摆了一把冷汗。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哈鲁日赞突然改变攻击方法。一下子变成了劣势,而三子那疯狂的刀势更让他们心惊。 三子便若一阵狂风,风雨交加,不留半丝透气的空间,使得哈鲁日赞节节败退,形式甚至变得极为狼狈,虽然几次险险避过三子的刀锋,但情况却不妙得紧。 蔡风的眉头微微一皱,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他一向都极为相信自己的感觉,那是一种近乎野兽般的惊觉自然很少会有入相信这种第六感觉的存在,但这第六感觉又的的确确存在着即使察风也无法解释这其中的原因,不过,就是这种感觉曾经数次救了他的性命,这是绝对错不了的。 蔡风的目光自端起酒杯的手指缝隙间斜斜望了出去那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但就是这个不起眼的角落却让蔡风的心隐隐泛起了一丝异样。 异样不仅仅只是在蔡凤的心中产生,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那是一条通向山间的小路口,却真真实实地发生了一些异样。 这异样的发生就是在三子的刀击飞哈鲁日赞那根狼牙棒之时发生了。 三子并没有伤哈鲁日赞的打算,他也并不想与这番邦王子结伙,那似乎投有什么意义,何况哈鲁日赞还算是个人物,以单打独斗的方式向他挑战。他便不可以真正要对方办佳品,而且他很清楚正事要紧,不想节外生枝这也是蔡凤的意思。 三子收刀,但他不想要人命,却有人想要他的命。 不是哈鲁日赞,而是那个不起眼的角落。 一道灰影,像一缕淡烟轻得几乎让人以为是幻影,是无物的风。 目标,是正准备收刀的三子! 抗月只感到脚步虚浮,眼前金星乱冒,知道自己的确是伤得太重心中暗叹道:咱己眼下这个样子,即使没有入在路上拦截,也无法赶到滁州城,只怕在城外就要昏死过去了。若想进城,只得在此稍稍养好伤,再作打算。” 幸亏这里灌水极高,草丛之中,只要静静坐下,也不怕寒风吹追兵一时也不易发现、但他知道,若追兵要来的话迟早还是会发现的因为他所走过的路痕迹太过明显,而对方显然有极擅于追踪的行家,天上有猪鹰,地上有猎大,他又如何能够躲开敌入的追捕呢?但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此刻,任何事情都不必考虑,首要的问题就是尽可能地恢复战斗力,思索那些徒增烦恼的事,只是一种浪费脑力和时间的事,抗月绝不会做这种傻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蹄之声惊醒了他,而且有嘈杂的人声抗月本能地握紧了手中的断剑,虽然只是断剑,但总比无剑好,他警惕地打量了四周一眼,骇然发现点点血迹延伸向远方,零乱的灌木枝叶清晰地分出一条路,而这分明就是他刚才走过的路,那时候,他已脚下虚浮,眼中金星直冒,哪里会注意到这一点?而此刻一看,的的确确触目惊,心,心中暗道:“完了。”禁不住露出一丝涩然的苦笑,这”H天意如此,天要绝他,躲也躲不掉。 虽然他此际恢复了一些体力,胸口的血也早已止住,但仍是失血极多伤势太重,若说走路仍可凑合,但说到对敌,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也能胜过他,何况是那群杀手? 抗月再次紧了紧手中的断剑,马蹄之声渐近,那人语之声也已可以听虬“这斯跑不了多过,看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定是躲在附近””看这些踏断的村极,这枝权所现的角度,说明他是步履不稳,还不时有血迹留下,只怕此刻不用我什!抓就已经奄奄一息了_一” “果然是来抓我的!”抗凡口中涌出!无限的无奈,自语道,知道此刻真是在劫难逃了。 正想问,突然灌木丛中一声轻响,倒吓了抗月一跳,未能地挥动断剑刺去,却因无力再次软坐于地,断剑更未曾伤得对方,但抗月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希望。 他竟然看见一只猜子那分开灌木的竟是一只猜干,而且在樟子的屁股之上还插着一支羽箭,鲜血自箭身滴下,看它那张慌的样子,显然是正在受着猪人的追赶。 抗月那一剑,竟将猜子吓得愣了一下,旋即再欢转身便逃,向灌木丛中蹿夫抗月心想: “真是无助我也!”身于向与樟子相反的方向,自灌木的缝隙间爬了进去,极为小,心,生怕弄折了一根枝讯“快,在那边。在那边!”有人高声呼喊,跟着马蹄声更疾,猎狗的狂叫,迅速自杭月的身前驰过,却并没有注意到偎缩在灌木中的抗月。 当人过尽的时候,抗月才真的松了口气,J心中暗暗谢天谢地,若非那只樟子,只怕此刻他已经任人宰割了,但他却十分清楚,对方要抓那只受伤的樟子并不是一件难事,很快他们就会发现追错了目标,定会回头再找,君自己不尽快离开这里的话,仍只有死路一条,也幸亏这里多灌木多茅草,给了他很好的掩护屏障。 “汪汪——”一阵狗的狂吠再次传了过来,只让抗月心胆俱裂,他没想到对万这么快就回来了,这下子可真的完了。 马蹄之声,若自他的心头踏过,几乎让他感到绝望。 抗月犹未曾反应过来之时,几只凶恶的猎狗迅速围了过来鸿鸣”地狂吠不仅抗月唯有握紧断剑,一阵穷途末路之感几乎让他有种狂啸的冲动,没想到他乃堂堂武帝贴身护卫,身处三品,更曾威慑江湖却会在此刻连一群狗都对付不了。 猎狗低低地咆啸着,却并未进攻,还算是幸运。但即使猎狗此刻不进攻,下刻他又能够好到哪里去呢?仍是难逃一死,甚至会死得更惨! 马蹄之声渐近。抗月已经清晰地可以看到马背上之入。 不只一队,而是两队,自两个方向朝他赶来。先赶到的正是那支去追击樟子的一队人马,众人个个表情冷漠,杀气腾腾;而正赶来的人竟是以两个少年为首,只是披风的领口系得极高看不清其真正面貌,在两个少年身后也有数十入之多。 抗月一阵苦笑,想不到刘方对付他这样一个只剩下半条命的入,仍如此劳师动众真不知是该为自己感到悲哀,抑或骄傲。 “哈哈,原来猪物在这儿,害得我们空追一场。” 一位尖嘴狠腮的汉子一手提着那R#子得意地笑道,望着抗月的眼神中充满了讥嘲和不屑。 “呜——汪汪——”有一只猎狗似乎有些发现地,转向那尖嘴猴腮的汉子叫了起来,作势欲扑。 “哟——你这野狗居然连老子也想攻击,去你的! 死畜生!”那汉子不以为意地一挥马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重重抽在猎狗身上。 “鸣鸣——”猎狗惊退,惨叫着,另几只猎狗见那汉子出鞭,竟然同仇敌汽,飞扑而上,似乎有想为被打的猎狗出气的意思。 那汉子哪想到这样猎狗竟然如此凶悍,更不怕人,虽然他对这群构根本就不放在C上,但他坐下的战马却无法受得了这种惊吓,竟然入立而起,差点设将地掀下马背,因为事起仓促。又正是他在得意的时候,其身后的众人就是想阻止也已经迟了。 抗月不由得一阵好笑,在他死前能够见到对方害相也不失是一件让人开灯的事惊那汉子勃然大怒,佩刀疾挥,闪电般轨向自身边掠过的一只猎狗。 那只猎狗虽然极为灵动可又怎能与这股高手相比?怒刀之下虽然勉强避开,可仍无法抗拒刀锋的袭系,拖起一道血光,惨。H着翻向一边的灌木机那汉子杀得性起马鞭一卷,拖住一只猎狗,带起向一株树杆之上撞会“喳!”一道暗影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掠过。 那尖嘴猴腮的汉子手中一轻,猎狗在空中歪斜着落在地上,那汉子手中的马鞭竟然断成两截,而他所选中的那株树的树杆之上,此时已钉着一支劲表射断地马鞭的就是这支劲箭,所有的人都为之愕然,箭是谁所发? 如此准确、如此快疾、如此利落的一箭,的确拥有足够让人小凉的力量。 猎狗群似乎遇到了救星般向箭矢射来的方向奔去。 那正是两个抗月未曾看清头脸的少年与几十名汉子,只见地价!的马背之上挂满了猎物,显然是打猎九所有人的目光都凝于那两个少年身上。特别是那正将六弓缓缓挂在肩上的少年。 当这群入行到了近处,抗月才发现其中一个少年竟是女娃。 “你们是什么人?”那尖嘴猴腮的汉子充满故意地问道,因为那少年射断了他的马鞭,使他的面子大损,是以语气并不怎么客气。 “通哥哥,你看,他手上不正是我射的那只樟子吗?”那女娃突然指着尖嘴猴腮汉子手中的樟子,一拉那肩头挂号的少年娇呼道。 抗月只觉得这声直极为悦耳,更带着京城日音不由得多打量了对方几眠那少年正是赶到琅邓山来狩猎的凌通诸入,说话者正是萧灵。 凌通的目光有些惊异地望了抗月一眼抗月此刻的确伤得不成模样,胸口有一道极深的伤D,鼻梁给击断了嘴唇翻裂,浑身都是血痕,更奇的是他手中握着一柄断剑,虽然如此一副惨样,但静立于两队人马之前,自有一股不屈的傲气、是以,凌通才多打量了对方几眼,随后转向那尖嘴猴腮的汉子,及那二十几人的身上冷冷扫视了一遍。 “你为什么要伤我的猎狗?”凌通不答反问道,声音中有些恼意,他知道蔡风很喜欢狗,更会驯狗,而他对蔡凤的崇拜几乎是盲目的,蔡风却失去踪影抑或已经不在人间,他也便对猎狗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见这人伤了他的狗,怎会不恼?只是他并不知道蔡凤如今仍活得很好。”原来这群狗是你们的,我还以为是一群野狗呢?”那人语气有些不屑地道。 “呸!你才是野狗呢!”萧灵跟凌通在一起,倒也学会了几句粗野之话,更因女孩子的天性,更具怜悯之心,对狗的受伤十分恼怒,而这入那轻浮的态度,使她忍不住骂了一句那汉子脸色一变,化道:“你这个小女娃再乱骂人,我” “阿三!别理他们,正事栗紧!”一旁面色阴沉的老者打断那实嘴猴聪的汉子之话道同时把目光移向抗月。 “骂人又怎样?你不陪我的狗。今日之事,就不能善罢甘休,哼!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萧灵可全不吃这一套,虽然对凌通若依入的小鸟,但对别人,小郡主的脾气便来了。 凌通并不阻止,对方杀了他一只猎狗。而且态度如此不好。他才懒得阻止黄员发脾气,同时他是出来散,心找乐子的,光猎野兽出气,也没多大的意思,正如萧灵所说,一看这群人就知不是好人,没有必要跟他们客气,何况自己的入多,根本就不会吃亏、但他在意的却是眼前这惨吧啦叽的人物,虽然在落难当中,却仍有不灭的气概,想来定是个人物,且伤得这般严重,凌通自小便受凌伯的熏陶。知道医者父母也对这么一个落难之入倒起了几分怜惜。 那被称为阿三的汉子,一听萧灵这般说法,本来火爆的脾气立刻便收不住了轻蔑地道: “哪你想怎样? 若不是见你是个小娃,老子早就不客气了!” “嘶——”所有的弓弦一紧,萧灵身后众靖康王府的亲兵,箭已上弦,半句话也未曾多说,每人的箭都对准对方的马或入,只要手一松,对方立刻就会死伤过半。 那群追兵似乎没有想到对方说打就打,动作如此利落,更似乎毫不在意杀几个人,甚至连眼睛都未曾眨半下。 他们自不知道萧灵的身份,若知道当然不会感到奇怪,以靖康王的权力要杀死一群人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即使滥杀无辜也绝对不会有人敢说半句话,当初萧正德引北魏之军进攻南朝,武帝都未曾相责,如今杀死几十个人还不是稳死几十只蚂蚁一般?这些王府中的亲兵平日本是飞扬跋扈之辈,更因武功强横,投入敢着,而养成一言不合就动刀子杀人的脾气。此刻他们的任务是负责保护萧灵与凌通,有王命在身,杀了人也有人承担,他们岂会在意招惹是非? 抗月眼见这一群人的动作之利落,知道都是好手,更难得的却是众人的动作如此默契,不约而同之举更显出他们皆是训练有素的精兵,但他们究竟是谁的属下呢?不过无论怎样,只要对方不是同路人,自己就仍有机会,正自思索问,他突然感到有一道目光遍现着他! 是凌通! 抗月清晰地感应到凌通对他似乎很感兴趣,更清楚地捕捉到凌通那神光充足的眼神,充分地表现出这少年绝不是普通人。 “你伤得很重?”凌通的语意之中微带关切之情。 抗月奖了笑,配上因伤而扭曲的脸,很难看,可任谁都可以看出来他是在笑凌通明知故问,抑或是感到自己的确是应该笑上一笑。 凌通把目光移向那些追兵,有些惊异地问道:“是他们伤的?” 抗月再次打量了凌通一眼,有些不屑,用已经嘶哑的声盲道:“他们还没有这个能耐!” 凌通这才似乎释然,微微松了口气,望了望在抗月脸上留下的那道有些乌黑的掌印,微感验异地道:“好可怕的劲道!” 抗月不置可否,但凌通如此年纪就能够具备这种眼力,倒不能小觑。 萧灵有些皱眉地望了望抗月那满身血运的样子,又将目光投向脸色铁青的阿三,不屑地道:“你很厉害吗?惹恼了本郡主,叫你满门无存,哼!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臼)不给我自掌嘴巴,说不定可以烧你不死!” 萧灵此话一出,抗月和众追兵全都为之色变,抗月怎么也投有想到在这种绝境会遇到郡主,却弄不清对方究竟是哪个王府的郡主,但无论如何也是自己人,一时百感交集,真不知是该好好地痛哭一场,抑或是狂笑一阵,而追兵部恰恰相反。 他们一听所遇到的竟是朝中的挪主,那么她无论是哪位王爷的女儿,都会与抗月是同伴,而对方又占着人数优势,若真要让对方知道了抗月的身份,只怕所有的计划都会泡汤,甚至连他们的性命也要送掉,是以,他们想都未想就已经出手了—— 幻剑书盟扫描,逸云OCR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发布于学位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动荡的时代猎人

上一篇:自家的老千生涯3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第十六章,第十三章
    第十六章,第十三章
    在最初,蒋纯祖并不理解自己底目的和动机;他模糊地觉得一切发展得过于迅速,他模糊地觉得悔恨。经过了长久的内心斗争,他就又重新把自己撕碎了。
  • 财主底儿女们
    财主底儿女们
    蒋纯祖到农村,到那些木桥场来已经一年。这里离加纳阿克拉两百里,离王定和底纱厂所在的地点七十里,是鼎鼎大名的产米区,正是说,是世上主们底王
  • 土改工作小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土改工作小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管家婆四不像图资料,街上静静的,巷口上坐了多少个女子,叽叽喳喳在讲话,看见文采同志走过来,就都停住了,三个眼睛定定
  • 侯忠全老人,那些有南山的村庄1
    侯忠全老人,那些有南山的村庄1
    侯忠全年轻的时候,并不是这个样子的,村子上的老人还可以记得,当他二十来岁的时候,在村子上曾是一个多么伶俐的小伙子。他家里在那时还很过得去
  • 光阴荏苒岁月
    光阴荏苒岁月
    下一个赶场天,正逢冬辰里的好气候。从深夜起,铁黄明净的苍四月就漂浮着几朵白云,活像浩瀚的大海洋上泛起的嫩白的浪花。暖融融的太阳光,挥洒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