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水微澜,家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私塾万不得已
分类:学位教育

至今快四十年了,这幅画景,犹然清清楚楚的摆在脑际:天色甫明,隔墙灵官庙刚打了晓钟,这不是正好早眠的时节?偏偏非赶快起来不可,不然的话,一家人便要向你做戏了;等不及洗脸,又非开着小跑赶到学堂——当年叫作学堂,现在叫作私塾。——去抢头学不可,不然的话,心里不舒服,也得不到老师的夸奖。睡眠如此不够的一个小学生,既噪山雀儿般放开喉咙喊了一早晨生书,还包得定十早晨,必有八早晨,为了生书上得太多,背不得,脑壳上挨几界方,眼皮着纠得生疼,到放早学回家,吃了早饭再上学时,胃上已待休息,更被春天的暖气一烘,对着叠了尺把厚的熟书,安得不眉沉眼重,万分支持不住,硬想伏在书案上,睡一个饱?可是那顶讨厌,顶讨厌,专门打人的老师,他却一点不感疲倦,撑起一副极难看的黄铜边近视眼镜,半蹲半坐在一张绝大绝笨重的旧书案前,拿着一条尺把长的木界方,不住的在案头上敲;敲出一片比野猫叫还骇人的响声,骇得你们硬不敢睡。还每天如此,这时必有一般载油、载米、载猪到杀房去的二把手独轮小车,——我们至今称之为鸡公车,或者应该写作机工车,又不免太文雅了点——从四乡推进城来,沉重的车轮碾在红砂石板上,车的轴承被压得放出一派很和谐,很悦耳的“咿咿呀呀!咿呀!咿呀!”咿呀?只管是单调的嘶喊,但在这时候简直变成了富有强烈性的催眠曲!老师的可憎面孔,似乎离开了眼睛,渐远渐远,远到仿佛黄昏时候的人影;界尺声也似乎离开了耳朵,渐细渐细,细到仿佛初夏的蚊子声音,还一直要推演到看不见听不见的境界。假使不是被同桌坐的年纪较大的同学悄悄推醒,那必得要等老师御驾亲征,拿界方来敲醒的了。虽只是一顷时的打盹,毕竟算过了瘾。夫然后眼睛才能大大睁开,喊熟书的声音才能又高又快,虽是口里高喊着“天地元黄”,“粗陈四字”,说老实话,眼里所看的,并不是千字文、龙文鞭影,而清清楚楚的是一片黄金色的油菜花,碧油油的麦苗,以及一湾流水,环绕着乔木森森,院墙之内,有好些瓦屋的坟园。至今还难以解释,那片距城约莫二十来里的坟园,对于我这个生长都市的小孩子,何以会有那么大的诱惑!回忆当年,真个无时无刻不在想它,好象恋人的相思,尤其当春天来时。在私塾读书,照规矩,从清早一直到打二更,是不许休息的,除了早午两餐,不得不放两次学,以及没法禁止的大小便外;一年到头,也无所谓假期,除了端阳、中秋,各放学三天,过年放半个月,家里有什么婚丧祝寿大事,不得不耽搁相当时日外。倘要休息,只好害病。害病岂非苦事?不,至少在书不溜熟而非背通本不可之时。但是病也是不容易的,你只管祷告它来惠顾你,而它却不见得肯来。这只好装病了,装头痛,装肚子痛,暂时诚可以免读书之苦,不过却要装着苦相,躺在床上,有时还须吃点不好吃的苦水,还是不好!算来,惟有清明节最好了,每年此际,不但有三天不读书,而且还要跑到乡下坟园去过两夜。这日子真好!真比过年过节,光是穿新衣服,吃好东西,放泼的玩,放泼的闹,还快活!快活到何种程度!仍旧说不出。只记得同妈妈坐在一乘二人抬的,专为下乡,从轿铺里雇来的鸭篷轿里,刚一走出那道又厚又高的城门洞,虽然还要走几条和城里差不多同样的街,才能逐渐看见两畔的铺面越来越低、越小、越陋,也才能看见铺面渐稀,露出一块一块的田土,露出尘埃甚厚的大路,露出田野中间一丛丛农庄上的林木,然而鼻端接触到那种迥然不同的气息,已令我这个一年只有几度出城,而又富有乡野趣味的孩子,恍惚起来。啊!天那么大!地那么宽,平!油菜花那么黄,香!小麦那么青!清澈见底的沟水,那么流!流得的响,并且那么多的竹树!辽远的天边,横抹着一片山影,真有趣!

图片 1 渝中区一私塾里,谢老师在教孩子们学习古诗词。图片 2孩子们在进行登高跳跃训练图片 3孩子们在吃午餐图片 4谢老师在带孩子练习用木棒击球

不考试、不发文凭、“先生”也没教师资格……这种现代“私塾”不仅在深圳、上海、北京等地涌现,重庆也有十多所。

尴尬的是,现代“私塾”不被官方认可,却受到部分家长[微博]的青睐。现代“私塾”悄然兴起的背后反映了什么问题?这已引发业内关注和思考。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潜龙勿用,阳在下也……”3月12日上午,渝中区皇家码头附近某小区一普通居民房里,传出琅琅书声。手捧《易经》的豆豆(化名),用洪亮的声音领读,四个孩子围坐成一圈,跟着齐声诵读。

这是现代“私塾”——明日学堂中的一幕。而像明日学堂这样的现代私塾,在重庆已有十多所。

孩子学得不开心

妈妈办“私塾”

3月12日,在一位家长指引下,记者来到皇家码头附近某小区,外面没有任何招牌,记者敲开位于2楼的“明日学堂”铁门,三室一厅的房间内,5个小孩正在客厅地板上玩翻滚,有说有笑。

“叔叔好!”正在吹气球的彬彬(化名)拿着一截甘蔗礼貌地递给记者。

主办者谢女士说,明日学堂去年6月创办,现有5个小孩,小的3岁,大的11岁。

说起办私塾,谢女士感慨地说,此前她和丈夫都是做建筑设计,收入可观。由于上五年级的儿子在校学得很不开心,每天晚上11点还有做不完的作业,早上7点半必须赶到学校,孩子不开心,学得累,不想学。

谢女士多次跟老师沟通:“我家孩子能不能少做点作业,或者他想做就做!”但老师并不理解她的想法,她因此被贴上“怪异”家长的标签,娃娃也常遭白眼。

娃娃的学习成了压在谢女士心头的一块石头。

这时,谢女士打听到同院一住户将孩子送到南山一家私塾学堂,以读经为主。随后,她带孩子去那家私塾呆了10多天,感觉不错。本来她准备将孩子送到那家私塾,但后来又改变了想法。“与其把孩子送去别人教,不如自己教。”谢女士说,丈夫也支持她的想法。

去年6月,孩子退学了。谢女士通过学习考察,创办了明日学堂。

“私塾”悄然兴起

山城已有十多家

“我们2007年就开始办(私塾)了,最早是读书会。”弘毅厚谦私塾负责人李承鹏说,由于很多家长有这个意愿,后来读书会慢慢发展成了名副其实的私塾。弘毅厚谦私塾现有44个学生,分为大中小三个班,2~6岁上小班,7~11岁上中班,11~16岁上大班。

他们是全日制学堂,每个月放2天假,传统大节放3天,有寒暑假,但假期都很短,均只有10余天。

“深圳现有私塾200多家,北京、上海、成都等地也不少,重庆有好几家。”3年前在大学城某小区居民楼办私塾的吴女士告诉记者,她的私塾规模不大,只有8个孩子,最小的5岁,最大的11岁。目前,在重庆做得最大的是南山弘毅厚谦私塾学堂,共有40多名学生。

吴女士提供的一个私塾QQ群显示,重庆私塾有十多家,主要分布在渝中、江北、南岸、渝北、沙坪坝等地一些小区居民楼,学生总数不多。

吴女士说,现代“私塾”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家庭式的“私塾”,就是直接的家庭教育(可称之为“在家教育”)。第二类是学校式“私塾”全日制教育性质,以古老的“私塾”教育完全替代学校教育(包括学前教育、小学教育和初中教育),并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基础设置课程。

探秘

教什么?每天读经典还有英语体能课

私塾与现行中小学教育在教学方式、课程设置、教学内容上究竟有哪些不同?

谢女士告诉记者,他们的课程有《四书五经》、《易经》、《黄帝内经》等,还有英语、体育等课程。英语是国外原版英语教材,没有中文,体育课主要是打小球、玩翻滚、跑步等。李承鹏告诉记者,他们还开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苏格拉底的自辩》等外文经典课程。

记者亲历了现代私塾的一天。

早上9点,孩子到后第一件事是把拖鞋整齐地摆放在鞋柜里,然后集体打扫卫生。接下来是读经,大概半个小时。中途休息期间,孩子将聆听世界名曲。接下来是体能课,主要是打小球、玩翻滚,天气好时会出去跑跑步。

中午12点,吃饭前,孩子们要齐声念诵“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感谢父母养育之恩……”感恩词;吃饭时,全程“食不言”,而且要把盘中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

午饭后,休息一个小时,孩子们要继续诵读经典,大约30分钟左右。

这些私塾每周还设有一堂主题课,比如交通安全、生活常识、历史知识等。上课形式灵活,比如讲历史知识时,会把孩子直接带到三峡博物馆去感受;上交通安全课时,除了讲解基本的安全常识外,还会把汽车模型拆卸下来,让孩子们了解车辆结构、性能、原理等。

谁在教?老师没资格证及从教经历

这些私塾,谁在教孩子们?

李承鹏说,他们私塾有9个老师,有大学文化的,也有高中文化的,学堂不看重他们的文凭,重要的是看他们的心智。他说,中国传统文化出现断层已经100年了,对传统文化造诣颇深的“先生”不好找,他们选老师的重要标准是要有沉稳的心态,他们在教学的同时,也能静下心来学习。“教学相长。”明日学堂的谢女士也说,他们的老师也是边教边学。

据了解,私塾的老师几乎都没有教师资格及教育从业经历,但学费却不菲。弘毅厚谦私塾负责人李承鹏表示,他们每年收费2.4万/人,包吃住。一位家长介绍,明日学堂每月收费2500元。大学城这家私塾收费相对高些,每年收费3.5万。该私塾负责人吴女士表示,下学年可能涨到5万。

谁在读?多是创办者亲朋好友子女

费用不菲,究竟是哪些孩子在读?

谢女士表示,孩子都是亲戚朋友送来代管。起初就教自己的两个孩子,寒暑假时,一些亲戚朋友也将娃娃送来读经。开学后,朋友的三个孩子也退学转到了她的私塾。

家长胡先生说,据他了解,读私塾的学童除了学龄前儿童外,还有一些是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他们通过退学或休学方式转到私塾的,其中一部分学生通过其他渠道在体制内学校保留有学籍,另外一些学生根本就没有管学籍的问题。

记者了解到,很多家长都是私塾开办者的朋友,私塾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经人介绍来的。

原因

私塾之兴 在于追求多元教育

不考试、不发文凭、没有持证上岗老师,为何不少家长愿意放弃免费义务教育,让孩子上私塾?

今年36岁的程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说,小女儿欣欣今年8岁,之前花5万元选择了某重点小学,但从上一年级起,女儿每天回家后作业都会做到10点以后。最让她纠结的是,孩子学习很努力,但期末考试没有考出令老师满意的成绩,老师便当着所有学生的面批评女儿拖了后腿。

“不是每个孩子都是天才,这样对孩子心理会造成很严重的影响。”程女士表示,性格内向的欣欣受此影响,变得更加不爱讲话,看着女儿每天都不开心,让她很担忧。程女士说,她把娃娃送到朋友的私塾才半年,女儿明显变得开朗了很多,学习也很认真。

“选择私塾,本身就没有考虑考试和文凭。”家长刘女士说,“快乐比考分重要。”她认为,现在的教育仍然停留在应试教育的层面,对学生的评价体系主要还是集中在考分上。娃娃不能再重复自己的老路——只会读书、考试,不会做人。

刘女士说,自己从小学到大学,成绩一直很好,老师、父母、身边的人都夸她。但身边人关注的都是她的学习成绩,几乎没有人教过她如何为人处事。导致如今自己生活自理能力、处理人际关系都有很大缺陷。她认为,把孩子送到朋友的私塾学堂读经典,可以教化人。至于以后娃娃是否与社会脱节?刘女士则表示:“暂时没想那么多。”

李承鹏认为,如果国学教育搞得好,私塾就没有市场。明日学堂的谢女士说,我国现行主流教育整体上是好的,但都是大班额教学,对个性化孩子难以实行差异化教育,而现代私塾恰恰是很好的补充。

尴尬

地下办学 私塾身份不被认可

尽管现代私塾得到一些家长的认可,但不可回避的是,其身份并没得到官方认可,地位尴尬。

市教委有关人士认为,《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依法保证其按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因此,不但这些私塾是违法办学,送孩子来接受全日制读经教育的家长也违反了法律规定。这位负责人称,凡是没有依法审批许可的办学行为都是违法的。

私塾的堂主们也并不讳言非法办学的事实。李承鹏告诉记者,深圳很多私塾学堂都未经审批,也曾多次收到取缔通知,但学堂从来没被真正取缔过。他说,此前他曾试图按民办学校去审批,但他们的条件、教育课程设置都与目前教学大[微博]纲有出入,无法获得办学许可。如果按现行法律规定,即使能够获批,但批下来的肯定不叫“私塾”。

昨日,深圳市罗湖区教育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人士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们对没有依法取得办学许可的私塾都不予认可,并将取缔。而深圳私塾联谊会袁姓秘书长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仅深圳就有近300家私塾,遍布于深圳的住宅小区,估计有学生近万名。教育主管部门不认可,责令整改,但一直整改未果。

重庆(江北)锦扬律师事务所主任倪世钧认为,家长选择私塾本身不违背法制精神和法制原则。但按照现行《义务教育法》的具体规定,家长不仅有义务教育孩子,而且应该把孩子送到经许可的教育机构接受正规教育,从这个意义上讲,私塾仍涉嫌违法。

同时,私塾还承受着来自社会各界的质疑:读四书五经能否培养出适应现代社会的人才?私塾的学生得不到官方的认可,也得不到公认的文凭,今后怎么找工作?

对社会各界的质疑,李承鹏解释说,私塾教的并非全是四书五经,也不只是教文化课,只是更好地遵循孩子的成长规律罢了。“有本事的人根本不需要文凭。”李承鹏信心十足地说,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几个用上了三角函数、微积分?

反思

渴望多元 现行教育方式要反思

对私塾身份的尴尬,一位读经儿童的家长认为,《义务教育法》的目的是为了保障孩子受教育的权利,但作为家长也应有选择让孩子接受更好教育的权利。

“私塾教学的产生是对现行体制教育的一种挑战和警示,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回归教育本性的一种呼吁。”对私塾现象有深入研究的西南大学[微博]基础教育系主任于泽元教授认为,现行教育体制值得反思,过度最求升学率、教育假大空等现状,让孩子得不到有效的教育。私塾在全国多地兴起,也反映了整个社会对教育差异和多元的渴望。目前,很多地方对私塾态度模糊,既没有认可也没有一棍子将其“打死”,这有利于有效探索。

不过,他同样认为,所谓现代私塾也存在很多问题,办学许可、教学场地、师资力量、内容设置、安全隐患等都存在不可忽视的问题。同时,私塾在教学内容上要把传统教育与现代教育相结合,要增加自然和科学技术等相关课程教育。

市教科院副院长李常明也认为,现代私塾更适合个别化的差异教育,有利于关注孩子的个性特长,利于个性发展。但在教学内容上要与时俱进,不可忽视学生的学习能力。他认为,私塾教育是教育多元化的体现,是对现行教育的一种补充,可以将其作为一种办学模式,通过办学申报许可,只有让其合法化才能走得远。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发布于学位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死水微澜,家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私塾万不得已

上一篇:财主底儿女们,第十五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第十六章,第十三章
    第十六章,第十三章
    在最初,蒋纯祖并不理解自己底目的和动机;他模糊地觉得一切发展得过于迅速,他模糊地觉得悔恨。经过了长久的内心斗争,他就又重新把自己撕碎了。
  • 财主底儿女们
    财主底儿女们
    蒋纯祖到农村,到那些木桥场来已经一年。这里离加纳阿克拉两百里,离王定和底纱厂所在的地点七十里,是鼎鼎大名的产米区,正是说,是世上主们底王
  • 土改工作小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土改工作小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管家婆四不像图资料,街上静静的,巷口上坐了多少个女子,叽叽喳喳在讲话,看见文采同志走过来,就都停住了,三个眼睛定定
  • 侯忠全老人,那些有南山的村庄1
    侯忠全老人,那些有南山的村庄1
    侯忠全年轻的时候,并不是这个样子的,村子上的老人还可以记得,当他二十来岁的时候,在村子上曾是一个多么伶俐的小伙子。他家里在那时还很过得去
  • 光阴荏苒岁月
    光阴荏苒岁月
    下一个赶场天,正逢冬辰里的好气候。从深夜起,铁黄明净的苍四月就漂浮着几朵白云,活像浩瀚的大海洋上泛起的嫩白的浪花。暖融融的太阳光,挥洒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