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 愁
分类:管家婆四不像图资料

黑夜,如刀子一寸又一寸地抽出皮鞘,蛇一般从桉树叶上悄然滑落。在光与色彩的变化中,在鸡啼声中,在屋顶那袅娜的炊烟之中,迎来了乡村的晨曦。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主要源于工作上琐碎的事情。本来在自己的时间里我是可以置之不理的,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这些天,母亲生病在家,更多的活就揽在自己的身上,比如到葱郁的野草中摸索懒睡在地的南瓜,到不足一亩地的菜园子中打点成熟的茄子、豇豆等。

阔别多年,沐浴着晨光,我再次站在家乡老屋门前,心中感慨万千。犹记得小时候,每天天朦朦亮,父亲便背起锄头去田里干活,母亲在水龙头旁边淘米洗碗,准备熬粥做早餐。我呢,则是一人坐在门槛上,玩着手里的弹珠,嘴里唱着《雪山飞狐》的主题曲——“雪中情,雪中情,雪中梦未醒”。“雪中情”与家乡方言里的“煮粥吃”极为相近,因为,邻居大伯听了经常笑着问我:“你那么早就在等母亲给你煮粥吃啦?”而我会在撅起嘴后又不好意思地掩过头。那时的日子,虽是清贫甘苦,却像一曲传真的童谣,恬静美好。

去菜园子的时候,定会途经一片片稻田,此时的田里已没了水分,一束束立于田间的秧上挂满稻穗,沉甸甸的垂着,宛如一鞠躬的绅士,谦诚以待。倘使你俯身观察饱满的谷子,你会闻到那特有的香味——一种很微弱的清香夹杂着泥土的芬芳。当你从田间经过,这种味道虽然不想花香那样浓郁,但是它仍会一阵一阵的随着空气弥散,有心自留之,无心便流过。每每从这里经过,稻香都会隐隐飘来,一到这时,我的心里便会有难得的沉静,这样的静就像在时光中沉淀下来的尘埃,而逝去的事物皆是尘埃,它们就像稻香的味道虽不可触摸,但真实无比,不经让人浮想联翩。

老屋似乎是一位见证苍凉时光的老人,静然着,以慈祥的目光端详着此刻的我。屋前的桔树约有6年沧桑,上面长满了大小不一的桔子,叶片上沾着熠熠发光的露珠。那露珠,像是我心中的一滴泪,晶莹澄澈却因终究无法在叶尖上驻留,滴落而下,融于厚实的泥土之中。也就在那一瞬间,这滴露,似乎让我读懂了生命的味道,在我的心灵之湖中荡开涟漪。我知道,这是我的故乡,我永远的家,或许哪一天,我也会与它永远地相依相守,时光沉淀,安好。

小时候的家就是土房子,木头、泥土、条石、瓦片种种便能筑起一栋房屋,简陋的结构里风雨不动,生活安逸。我家房后有三棵香樟树,叶伞掌掌,阴翳没过大半房屋,庇护着遭受烈日炙烤的屋顶,哪怕是再热的“三伏天”,完全可以用一把扇子摇来一晚的悠凉。

慢慢地,行至田野中,一片紧挨一片的稻叶挺直了腰杆,生机盎然的绿意之中透着淡黄,再过些日子,又将到收割稻谷的农忙时期。小时候,爷爷总爱将我架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让我揪着他的耳朵“开飞机”。“飞机”到达目的地后,他将我放置稻田里,任我一人割草抓青蛙,弄得满身泥巴,而他却和爸爸、叔叔一起收割稻谷。我玩得累了,就爱在一边数他们谁割得比较快,看他们弯腰挥汗的样子。那时的我只觉得好奇,为何他们的动作可以如此连贯利索,而如今,却是异常怀念与疼惜。

与房子正对着的是油油的稻田,一片片稻田用田埂隔开,此起彼伏,随着隔田相望的山岗绵延,穷极眼目。稻田一侧是一条蜿蜒的小河沟,水很浅,最深可以没过半个小腿,这条沟渠作防洪抗旱用,在田间水分匮乏和雨水充沛的时候就能发挥重要作用。

遐思中,一群小朋友嬉闹着从我身边跑过,我忽然想起儿时的伙伴们:我们一起在雨中狂奔,一起捉迷藏,一起到田间偷西瓜,一起于河里抓鱼虾,一起在大坝上吹风晒太阳……所有的一切,恍如昨夕,只是如今的我们早已各为生活忙碌,失去联系。微风拂过,我远望着村民们那在田间劳作的瘦小的身影,还有那连绵起伏的山和仿佛被挑染过的彩虹色的半边苍穹,心便像从尖锐的草尖山滑过,刺疼。

长者们不喜欢小孩玩水,甚怕小孩不会水或者说怕遇见“水鬼”丢了命。可是,唯独这条小沟渠让大人们很放心。

一个人,走走停停,寻找着年少时的记忆。家的感觉,永远都是如此熟悉与亲切。只是,不经然间,心中便开始吟唱一曲时光逝去的挽歌,歌声中,透着温馨与感动,却仍载不动那几多乡愁。

这条沟渠的源头是一座水库,为此常有鱼虾光顾,于是这里便成为了小孩子的乐园。每到天气极热的时候,午后一旦父母熟睡,小孩子就会偷偷跑出去,三五成群地来到小河沟捉鱼虾,比如拿个筛子,慢慢伸向野草的深处,偶尔会有较大的鲫鱼落网。等捕鱼虾的兴致过了,就会戏水一会儿,当四溅的水花浸湿衣裤时,小孩子就会在阴凉处透透风,把衣裤风干。倘使衣裤没能风干,只能等待严厉的训斥了。

夜幕渐降,天上的月亮和星辰慢慢漏出面容,待到远处的山头被城市的霓虹描出轮廓时,清辉散落了一地,此时,整个世界朦胧着,别有一番韵味。夏天的夜里,时常有风,微风款款吹来,送来缕缕稻香。人们一手拿着椅子,一手拿着蒲扇,陆陆续续从闷热的房间里走出来,然后静静摇着蒲扇纳凉,攀谈着平日里听到或者遇见的事情。

小孩子呢,就两三个一起在凉椅上嬉玩。月光之下,屋舍全都是静谧的灰暗,白天里暴露的瑕疵全都被掩盖住;微风吹来的时候,除了送来稻香,还将竹叶撩拨,疏影摇曳,风趣十足;谈笑声夹杂着小孩的嬉闹连同田间的蛙鸣、夏虫的长吟让夏夜尤为热闹,这些皆没有掺杂任何喧嚣的元素,可谓天籁。纳凉的时候,偶尔有扎耳的犬吠,不用多想,一定会是那捕蛙的人在哪个田间游荡。我也捕过蛙,只是要等到天黑净以后才可以。出去之前,首先换上靴子,因为田间经常会遇到毒蛇。到了田埂上,先用手电筒搜寻蛙的踪迹,如发现一只立马用光束把它照住,蛙就不动了,然后任由你摆布。一晚的收获还是不错的,不过到了第二天,装蛙的袋子是空空的,到不是说它们成了食物,而是被大人们放了。

夏日里有一段时间是极为难熬的,那就是收割稻谷。对于小孩子而言,这段时间或多或少不能有太多清闲,但他们的天性是不能泯灭的。

稻谷收割的日子,小孩子就随着大人们,帮忙拿些比较轻巧的东西,如“爬梳”、镰刀、水壶等。等到挥舞的镰刀摇动金黄的秧时,稻香更为浓郁,每每深吸一口气,愈发觉得一股甘甜萦绕体内,这种稻香兴许是秧杆断裂时产生的。可能由于割秧时产生的巨大动静,使得遁隐于田间的蚊虫、蚱蜢全都现行了,空中低飞的蜻蜓开始逐渐增多。于小孩来讲,这倒是一种玩趣。他们割一会儿秧,就打一会幌子,看见蚱蜢就抓一下,抓住大的还会像大人们炫耀一下;当蜻蜓驻足于秧叶上的时候,他们就会蹑手蹑脚地靠近它们,然后将其捕获,如若玩弄够了或是被大人训斥了,就将它们放回自然。

割完稻谷后,人们就会来到小沟渠,洗洗身上的秧子残屑,这时候了小孩子就会亡命的玩水,因为即使全身湿透大人们也不会说啥。等到稻谷进仓了,整个夏天也就这么过了……

反观现在,极端天气出现频率增大,家乡的稻谷也会在8月中旬完成收割,相比以前提前了不少日子。现在收割的方式也变了,由原来的“一田一斗”变成现在的机械自动,尽管方便了很多,但是其中的趣味就几乎没有了。真的很遗憾,现在田间的蛙鸣大不如前,即使是在雨后;空中飞舞的蜻蜓也少了很多,而且红蜻蜓的踪迹很多年未曾寻得;辛勤的农民也少了,很多田间挤满了杂草,蓊蓊郁郁,看上去一片惨淡。

沧桑变化中,老屋拖着残破的躯壳躺在安静的岁月中,就像一位月下乘凉的老者,无忧无虑,惟愿岁月静好,也许这就是知足吧。老屋的不远处,是起伏的稻田,稻香缕缕飘来,整个氛围更加和谐宁静。渐渐地,儿时玩耍的情景又开始浮现脑海……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发布于管家婆四不像图资料,转载请注明出处:乡 愁

上一篇:海域之眼,伸向高商的膀子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海域之眼,伸向高商的膀子
    海域之眼,伸向高商的膀子
    经过清凉的风和散淡的落叶,经过熟人的微笑和下午的某一片刻。那块开始褪色略显陈旧的草坪,等待着秋季尾声的到来。我在草坪的边缘停住,抬头背着
  • 横流在陌紫河的伤,静等花开
    横流在陌紫河的伤,静等花开
    (原创小编:来自网络)       笔者已在时刻的年轮里流转了多少个千年,早就不知世间还大概有如此的樱花河畔,那是西方照旧本人梦的园林。作者眺
  • 少壮在风中彩蝶飞舞,若有晴朗
    少壮在风中彩蝶飞舞,若有晴朗
    银铃的笑笑倾掷在风中,又随风慢慢洇染越多的草,漫随到总体无垠的海内外。那是何其纯洁欢快,只感觉门外交参谋长久是无边幽香的微风,手里恒久抱
  • 不忆梅花开,春风十里桃花香
    不忆梅花开,春风十里桃花香
    世外有桃园,不忆梅花开。——题记 三月,万物复苏,春色正浓。点点嫩叶,脉脉温情,殷殷桃花,是冬儿走的太匆忙,还是她不曾遗忘,遗忘了这春风十
  • 写给秋天的回忆,旧梦浮现之羽翼与落叶
    写给秋天的回忆,旧梦浮现之羽翼与落叶
    窗外的雨已经纷纷扬扬落了半个夜晚,还没有丝毫停驻的消息。窗前还能看见江南璀璨的灯火,依稀可闻落寞的歌声,不知是何方到来的游人,正低低浅唱